忘記之前看過的作品,點擊這里查看最近閱讀記錄

  天耀記事第一年的初冬來得比往年都要冷些,干燥的天氣夾雜著遼北特有的氣壓整個人都顯得昏沉沉的。

  沒有了昨日的陽光明媚,一向熱鬧的風府今日也早早的閉了待客門,全都縮進了屋子里尋找微末的濕氣。

  燃著竹炭的廂房噼里啪啦的發出點點爆炸聲,風扶搖再一次陷進了那可怕的噩夢。

  “三妹妹,你怎么可以做出這種事情呢,即使陛下事務繁忙鮮少來你這看你,可你身為皇后竟然和那樣下賤的人,行那茍且之事,嘖嘖嘖,未免太不把陛下放在眼里了?!苯贩康铋T前,她的二姐一雙無骨的手攀附著男人的手臂,妖嬈的對她嘲弄,眼里擠滿了得意。

  椒房殿門外陽光刺眼,她抬起手擋住迎面而來的光線,沒有搭理蛇一般妖嬈的女人,空洞的眼睛呆滯的看著明黃加身的男人,艱難的開口:“你信?”

  男人眼神撇了她一眼,眼底的冷笑讓她心驚,“賤人,你作為一國皇后做出這種事還問我信不信!呵,看來是平日里對你太寬厚了些!”

  “寬厚?你說你待我寬厚?哈哈哈,寬厚?!憋L扶搖艱難的從地上爬起身,抬起頭與男人對視,眼底漸漸浮現嘲弄。

  這個男人還是如初識那般耀眼,耀眼的像是一道火焰,深深地燃燒到她的心底。

  其實她跟本就沒懂過眼前這個男人,她只知道她能為他做所有事,只要他需要的她都會去做,她只求他能施舍給她一點點溫柔。

  但是這個男人是多么的無情呵,她巴巴的將自己的心自己的一切全都剖開了給他看,給他瞧,得到的卻只是他和自己的二姐合伙作踐她的結果!

  風扶搖站在地上搖搖欲墜,望著軒轅烈的眼眸深處,冷冷一笑:“軒轅烈我從沒想過你最后會選擇這樣做,呵,可笑我曾經竟然還為了你這樣的人附上戰場馬革裹尸,還曾為了你跪拜流民任人踐踏。更是為了能讓你坐上這個皇位,親手,親手害了待我如女兒一般的人!可你呢!哈哈哈,原來你竟是這樣的人!”

  她發自真情的眼淚并沒有得到軒轅烈一分一毫的動容,他臉上冷漠的神情讓人心寒,“這些事原就是你該做的?!?/p>

  “我該做的!難道我天生就該為你舍去童真披上蛇蝎,難道我天生就該為了你巧取豪奪,騙人真情,難道我天生就該為了你這樣的人將那些無辜之人趕盡殺絕成為一個喪盡天良之人嗎!”忽的動氣猛烈的咳嗽起來,風扶搖仰天長笑滿臉眼淚,她只覺得自己的嘴巴里滿是血腥之氣,那些都是她身上的罪孽。

  “不該你做難道都由陛下來做?風扶搖,我的好妹妹,你把自己說的那般偉大為了陛下做了那些不該做的事情,可是我的妹妹,你不過區區庶女,怎么好意思說自己委屈著呢。呵呵呵?!毖龐频呐溯p輕扯開她抓住軒轅烈的手,尖長的指甲刺進她的皮肉里生疼。

  “我是庶女!哈哈哈,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風水月,你有什么臉說出這樣的話,你和你那偽善的娘搶走了我娘夫人的位子,更是設計讓二叔提了你成了嫡女!可笑我風府根正清白竟被你們這母女倆壞了風氣!”風扶搖再也不愿繼續忍耐,一雙充血的眸子猛然瞪大,看的嚇人。

  就在風水月想要抽出手的時候,風扶搖瘦骨嶙峋如鬼一般的手猛然掐進了她的掌心,風水月那雙柔弱無骨嫩白的小手瞬間血紅一片。

  “??!風扶搖你這個瘋子!”風水月尖叫一聲,一雙大眼睛可憐兮兮的對軒轅烈望著,軒轅烈眉峰一挑,竟是伸手給了她一巴掌,“你這個賤人!”

  被軒轅烈一掌扇到在地,風扶搖正好與地上粗鄙之人撞到一起,那個散發著難聞味道的男人早就死了,就在一個時辰前被風扶搖親手殺的。

  “你看啊陛下,三妹妹對那人真是難忘,就是摔倒還要倒在人家身上,哎,也真是難為了三妹妹在這深宮大院?!憋L水月冷笑一聲,胡亂捂住自己的手心,妖魅的笑著。

  肚子一陣翻滾,風扶搖猛然干嘔了起來,下體忽的留出一片血跡,黑色的瞳孔猛然睜大,不可置信的抬起頭對軒轅烈望著,聲音顫抖:“這可是你的孩子,我們還未出世的孩子??!”

  站著的男人居高臨下的,只是看著她,什么也不說,面上甚至是眼底伸出的冷漠就像是一把冰刃直戳她的心。

  “三妹妹你這可就說錯了,那可不是陛下的孩子,是地上那污穢之人的孩子才是。陛下你說是不是?!憋L水月對她得意一笑,嬌媚的靠在軒轅烈的肩頭,眼里是深深嫉恨。

  軒轅烈伸出手摟住風水月傲人的腰肢,對她冷冷一笑,“道德敗壞的皇后,如何能生下朕的孩子?!?/p>

  捂住還在流血的小腹,她的眼角笑出了血淚,眼底掠過一絲哀涼。

  “道德敗壞,哈哈哈,軒轅昊,你好樣的。哈哈哈?!彼盒牧逊蔚男β暟殡S著掌心不斷溢出的血腥,她的心支離破碎。

  她從沒想過有一天她最愛的男人會聯合她的姐姐,用那把無形的刀直戳她的心窩。

  “不殺你已經是給你最大的仁慈,你這個賤婦還有什么要說!看看你這張臉,連水月一毫都比不上!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將這個人盡可夫的賤婦拖到軍營!”軒轅烈滿臉厭惡滿含嘲諷,一身明黃加身后他就再也不需要這個無用的賤婦,終于可以和他最愛的水月長相廝守。

  風扶搖跪在地上仰起頭看著面前笑得燦爛的兩人,唇角沁出血跡,冷笑一聲,一雙臃腫的眼睛流出發熱的紅色血滴,牙齒深深咬緊下唇,聲音如猝了毒的冷冰:“風水月,軒轅烈我就是到了地獄也不會放過你們!每晚三分化成厲鬼索你們的性命哈哈哈!”

  當她被暗衛綁著送到漠北軍營的時候她并沒有掙扎,甚至連一聲抱怨都沒有,安安靜靜的躺在骯臟的地板上看著那群淫笑的男人與她越發的靠近。

  所有人都以為她已經死了心,從心底接受了淪為軍妓的命運,但誰都沒想到,就在那個揚起大風的晚上,披頭散發的她手里握著火把,面無表情的點燃了面前的軍帳。

  熊熊燃燒的火焰倒映在她的眼底,她站著一動不動,直到那團大火將她吞噬。

  曾經她打從心底相信她的親姐姐,相信那個男人,但是當她與那熊熊的大火融為一體的時候,她的眼底露出了陰狠與決絕。

  若有來世,她定會讓這些人都付出代價。

  房間里燒著的竹炭越發的大,周邊迅速燃起來的溫度使得她的額頭和脖頸沁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霍然睜開眼,眼底復仇的火焰還未消散,熟悉的場景布置讓她心頭一松。

  一定是老天爺看不過去她的命運,當那火龍撲向她的那一刻光線一閃,再睜開眼已經是十年前。

  “小姐你可算醒了?!倍呉坏廊岷完P切的聲音響起,那是她身邊最親近的丫鬟白霜。

  風扶搖抬起眼,看清楚眼前的人輕呼口氣:“嚇到你了?!?/p>

  白霜紅著眼眶搖了搖頭,伸出手試探她的額頭溫度,聲音哽咽:“沒有,只是小姐這幾日噩夢纏身,還不許奴婢告訴給別人,奴婢心疼?!?/p>

  風扶搖看著她面上真切的關心輕輕一笑,微微搖頭“無礙?!?/p>

  當年如白霜這般誠心替她之人后來都被她遣散,身邊只留下大夫人給她的人,所以最后她才會被大夫人和風水月害的那般慘。

  “是真的無礙才好?!卑姿獡鷳n的看著她,眼眶微熱伸出手握住她冰涼的手:“小姐,夫人剛剛派人來說是想你的緊,希望你能抽空去一趟?!卑姿粮裳蹨I,咬緊下唇輕聲開口。

  呵,想她?怕是想著怎么讓她死吧。

  回到十年前已然三日,這三日正巧趕上上一世的她染上風寒,貪生怕死的大夫人就連裝個樣子來看她都不曾。

  聽說她風寒已愈便想裝個樣子上演一出母女情深嗎!呵,正好,她也不想讓風水月母女好過。這兩個人始終都要見的!

  風扶搖眼神微瞇,沉下心冷笑了一聲,“那便去吧?!?/p>

  “瑤兒可算來了,這幾日都不見你,母親心里七上八下的?!眲倓偺みM上春苑的大門披著灰白色皮襖的婦人匆匆前來,一把握住她的手仿佛真的擔心了幾日。

  抬起頭看向眼前的貴婦人,風扶搖眼球瘋狂的震動,藏在袖口的另一只手狠狠地握緊,尖銳的指甲深深嵌進皮肉里,泛出血腥。

  “是女兒的過錯,軟塌太過舒適讓女兒纏綿,害母親擔心真是彷徨?!毖蹨I不受控制的上浮,從鼻尖酸到心里的痛讓她無法呼吸。

  呵母親,好個母親,什么樣的母親才會在她的飯食里摻雜紅花,用迷煙將她迷暈,扔進煙花之地。

  “瑤兒你說這話可就折煞母親了,你在天上的娘親若是知道你待我都需要這般客套那我如何對得起夫人姐姐。你這孩子實在讓人擔心?!贝蠓蛉搜凵褚汇?,她沒想到不可一世的風扶搖竟然會這樣說話,說這話伸出手掩上眼角,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母親都胡說些什么,對母親以禮相待是瑤兒該做的,為了生下瑤兒娘親奔赴了天宮,在這人世間代替她照顧女兒十載的是母親,母親的大恩大德瑤兒從不敢忘,相信娘親也不會忘。所以母親可千萬別說這些話?!?/p>

  一字一句加重音調,風扶搖諷刺的對大夫人看著。

  她的親娘為了能讓她有一個安穩的生活臨死前請命將夫人的位子讓與府中其中一位姨娘,讓其成為她的母親,也不知當時的大姨娘使了什么手段擠開了府中所有的姨娘,被爹立為新的夫人。

  視線越對大夫人看著風扶搖的心就越發的冰冷,眼眸逐漸被一層血紅覆蓋,唇角彎開一個弧度,牙齒深深咬下下唇唇瓣。

  等著瞧吧,老天爺既然讓她回到十年前,那她定會血染整個風府。

  風扶搖微微扭曲的臉落到大夫人的眼里,對上風扶搖血紅的眼神,大夫人心猛地一沉,她怎么覺得這個小賤蹄子變了?

  “天寒露重的,母女感情再好可也要注意溫度,快些進了內室取暖敘話?!贝蠓蛉松砼阅刂年悑邒咭姎夥詹粚?,笑著打圓場。

  “還是不了,母親近年來身子一天不如一天,瑤兒風寒剛愈也不知會不會對母親有什么影響。聽聞府中近日周轉不開,每個屋里燃碳缺的很,母親還是省著以備后用的好?!?/p>

  風扶搖微微褔了一禮,聲音平靜帶著關懷,若不是看見她低下的頭眼底的諷刺的情緒,白霜真的要以為她的小姐變得那般擔心大夫人。

  大夫人下意識的皺眉抬起眼對低著頭卑微狀態的風扶搖細細打量,這個小賤蹄子的每句話都是關心的話可是怎么聽起來那么變扭。

  “咳咳咳?!憋L扶搖皺起眉猛地咳了幾聲,好笑的看著大夫人連連退了幾步。

  原來大夫人是這樣怕死的人,可是當初她把自己往死里逼的時候可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呢。

  唇角輕扯出一個諷刺的弧度但很快就掩了下去,“也不知什么庸醫,竟是到現在都沒好,還剩下幾服藥,瑤兒要快些服下。母親,瑤兒這就告退了?!憋L扶搖掩住口鼻又咳了好幾聲,大夫人皺起眉顧不得心底的疑慮忙點頭應了,“瑤兒可要好好休息,身子這般虛弱真不知該如何是好?!?/p>

  “是,瑤兒記下了?!憋L扶搖應了一聲,轉身眼底露出徹骨的冷意。

  她是天生身子不好還是別的這位處處替她著想的母親該是最清楚不過。

寫書評
請加收藏,方便下次閱讀 確定
【關注微信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在微信中搜索公眾號:若看讀書  每天領取若看券免費看。懶人直接戳 這里!
中文字幕无码A片一区_中国人高清完整版视频_艾杏hd第一地址在线观看_少妇挑战6个黑人惨叫